‘Look world, Taiwan will only show you once how to remove a Level 3 alert in two weeks’ 第一波專責基層員工日記

last updated on 27 May 2021

第一天有確診是來自於院內算是在台灣剛發佈的那一周,當時在護理之家做營養評估,書記大哥說好了不知為什麼突然消毒?「一定是有事,反正公文周五蓋了也沒人看,你不要去吧!」接著下午聽說有人確診,接著隔天開始台灣人說要好好待在家,而大家也照做了。

風雨來臨之前

兩天的假期努力之後仍接著百例的確診。「我猜會到五百名確診者…」雖然當下僅是持平的二百例,但一周後的校正回歸後原來也過了510例…

在這亂象中,疫苗「千辛萬苦的」還是讓我排到了。從AZ疫苗還沒到台灣說起,CAT英國政府獎學金台灣校友會透過英國在台協會投書給英國政府,姑且不論這是否有成為台灣拿到疫苗的助力…希望英國人念在台灣人跟英國能做的連結(人在國外的營養師-呂秉原營養師前輩著筆),而這批疫苗卻在還因為副作用的新聞播報人心惶惶,整個氛圍打疫苗的人少。

台灣人怕的是個人的副作用,不是沒有一群體的免疫…(喔我離題了…)

我個人打疫苗的動機很多,原因之一是明年美國。當時同事們(醫療人員)知道我要去打疫苗,不少問我為什麼要去?不怕副作用嗎?不擔心有懷孕嗎?無法像網紅、名嘴、專業人事等把這些分析的完整回應,我只知道「個人來說,在台灣打疫苗,就算有副作用,也至少有台灣有足夠的醫療能支持我。」

大難臨頭各自飛?

而這疫苗從「沒有人要打」,到現在「搶著打」。因藥物的使用需停藥28天的我,搭上了現在搶著打的風潮。原本預估周三才去打的但預約表全部額滿,而因醫院院內感染案例,讓原定計劃打亂了。這時候排隊登記沒有用,看誰手腳快、關係好,一定打的到。

靠著不斷地詢問是否能打疫苗了,每一次幸運地在屆止前一刻通知上。第一次詢問的院內未詢問到本科室而錯過報名(四月時)、第二次詢問於隔日下午二點截止(五月:疫情前一刻)、第三次則是同事告知建議不理會預約直接隔日去門診。還好路上遇到看診的醫生以及藥師來提醒:「今日疫苗只剩一半了。」故隔天提早去打了

如果我路上沒遇到他們,這第三次約診可能都無法如期打到疫苗…

而醫院非醫療人員(後勤單位)在籌備這些需跑到前線(萬華)去支援、清潔的大姐沒有裝備的擦床、送餐的大哥大姐沒有疫苗保護…在危機來臨前這些飛不了的前線,是曝露在危險中的。

在成為確診者前,已很謹慎小心

營養師的活動範圍很廣、不過在門診診次固定,當周周三的衛教,門診剛好周四沒有,我幾乎沒有去門診。當院內門診的同事確診,當下事情封的緊沒人知道是誰,只覺得害怕,甚至謾罵的人也是有「去什麼進香團?都怪他…」輾轉得知是一位平時會跟他打招乎有元氣的大姐同事,雖沒有深交,但門診時他對病人的體貼安心及笑容,是一直很敬業的資深護理師前輩

你忘了,每一位確診者可能只是不幸運,而不是不小心…

提到這幾次去門診打疫苗正值5/18,當時特地離前後遠遠的,並保持「過份的」安全距離。打完疫苗後,需坐著門診附近三十分鐘,我也與人群隔著一整大排的椅子,比起醫院設置的每人隔一個椅子,我看起來像是過份緊張。三十分鐘快到了,離開前與一位門診護理師借酒精並關心門診同事的狀況,她告知她是自主健康管理者。一周後,得知這位同事由原本的一採陰之後二採陽的,確診了…

而這兩位大姐都是資深且經驗豐富的護理師

我有接觸到COVID-19確診個案要注意什麼?

居家隔離/居家檢疫/自主健康管理的差別,三種比較(詳細版)
三種比較(簡易版)

由於我們同仁收到通知居家隔離後,我才輾轉得知的原來我有接觸過的護理師確診了,自行通報後感染科請我自我健康監測。現在自我健康監測的我(小於15分鐘面對面,並配戴口罩),感染科醫師說還是可以上班。我跟護理師大姐做法一樣,告知了業務上與我接觸的人,請他們保持距離。

在被隔離之前的「小心」是恐慌?

大家皮蹦緊的程度不同,分流分艙這件事在醫院好像難以做到。聽說某些科室第一時間門診關閉便在家工作了。聽說某些科室分流了,早班一群、晚班一群,但身分別不同(例如雇員全部都想上a班。非雇員全得上b班,無奈之下隔一天又沒辦法分回來)。又聽說有些分艙,但分艙因醫院空間的問題,把這科室一部分的人與另一科室一部分的人交換,就是一個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的概念,(但一染疫會有一半的雞蛋跟一半的鴨蛋)。

以上,與其吵說業務無法執行,多少人能看透這風雨前的寧靜。雖說私人的公司能直接命令貫徹(不論分流還是分艙),不拖泥帶水的速度許多商家都做的比公家的還要好。不過,前提是私人的執行長執行方向敏銳,像是隱匿未報的責任,這種風雨前的業績考量高於人命之上也是不少…

與其擔憂政策、規定,我先做好自己吧

以個體來說,門診借酒精大姐本身是護理師,對於感染風險的敏感度是每年訓練,我去門診跟他借了酒精時,他正還特別告知僅是自主健康管理,且家中已分流沒共用衛浴了,但就是在平時就算準備好的狀況下,還是不幸運地確診了。而我,從醫院未進行分流分艙的作為,仍自行把辦公室移至關閉的餐廳去了。也與家人分房(但實在難不共用衛浴 …)。

不是來自於對病毒的恐慌、也不是來自於人足跡的恐慌,而是來自無作為的制度恐慌

消息不靈通、知識不完全,不談論、不公布、不承認就是恐慌的來源。

假裝鎮定、隱匿疫情……看新聞才得到同仁確診的資訊,走經過宿舍聽到某位醫師確診。各科室不同的停班狀況,怎麼分的?怎麼決定的?留守的人只覺得緊張…該用什麼來保護自己?沒有人告知、也無能為力、無法保障工作、無建立窗口、無人告知我們現在處在的風險……只能說醫院很安全。

唉,是說大家都很努力了…也在前天,醫學中心院內的人做PCR了…只是這種不確定的環境天天讓人提心吊膽,顧好自己外,還是只能顧好自己,永遠的1.5公尺的聊天距離最安全。

有機會來分享輕症的COVID-19患者能怎麼顧好自己的營養…

英美雙國際學者 (英國Chevening 國際優秀學者 及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Berkeley分校訪問學者BTB);擁有台灣/英國 雙營養師證照 以及 台灣/英國 雙醫學碩士 曾至34個國家旅遊,持續增加中。旨在用世界觀、實證醫學推廣永續營養飲食,創立營養專科
Posts created 58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