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GO/SDGs/國際事務/留學前後國際觀/營養師的角色

之所以去上這個課是,是因為在台達/Chevening 這個獎學金,有幸認識幾位美國、台灣、英國等外交官幾次陸陸續續地交談中,發現到自身為台灣人對於台灣的介紹以及歷史的認識太少,能講的大概也是bubble tea 熱量多少、一杯飲料裡面幾顆方糖?(不過當然這個話題較不敏感,容易融入國外社交群體),並在國外開始許多人好奇台灣的角色,開始注意國際上的資訊…。

這次參加活動是一位朋友–在英國留學的青年學子Kyle 舉辦的「 2019台灣青年全球衛生研討會」,(這研討會非常棒,明天還會參加,大家討論國際事務政策健康等,講者找來了澳洲、美國以及英國等各行各業的學者,但今天不是在說這個…),其中的講者 Wang介紹了此次「外交部108年NGO國際事務人才培訓班」且是醫界聯盟基金會主辦的,討論的與SDGs, (sustainable develope goals) 以及NGO (non-govermental organisation)相關。

2015年至今開始,至2030年,SDGs在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在台漸漸實踐,以及推廣永續飲食,不少國家開始執行,而營養師的角色更不容小趨,因為飲食佔永續發展中有很大的力量(好比說,食物相關的碳排放量佔了全球1/4…)。

不論原因是環境因素、公共健康,抑或是拉到聯合國SDG、國家政策上的推動等等,已開發中國家開始把營養師的角色也思考進去因為食物相關的碳排放量實在太大了。(所以有不少國家已有研究,Canada, USA, Netherland, the UK,示意圖是為幾篇文章,還有更多)。

營養師在宣導這個的角色非常重要,英國營養師協會BDA(British Dietetic Association) 於去年開始發表了toolkit,將這個觀念納到他們官網,供營養師使用、了解並宣導什麼是sustainable diet.

然而,這個以台灣來說我們只能參考用,因為sustainable diet是依國家、地區、文化等等眾多因素,而不是只有一個guildeline, 不同於營養師熟知的飲食:地中海飲食、得舒飲食、糖尿病建議的飲食等等(簡單來說地中海飲食在地中海是低碳,但在內陸國家可能就是高碳排放量)。每天在為健康飲食做推動的營養師,因在前線,故有相對影響力、容易推展給民眾。

(考慮再分享一篇文章 sd 與其他飲食不同的差異)

在國際上的政策推動、公共衛生擬定、除了開放中的全球飢餓狀況台灣支援的食農教育,已開發國家中的sustainable diet的推動(同時也能預防慢性病),皆符合現聯合國的SDGs 環境議題(尤以目標2,3,6,7,12,13,17,甚至其他目標的間接關係)。

現在的網路上toolkit其實非常的多,用一種健康的飲食概念,以台灣來說(符合每日飲食指南)、英國(Eat well plate)等就能符合sustainable diet。下列影片提供還有Lancet用簡易的類似美國my plate的概念,用比例讓大家大概知道怎麼吃sustainable diet。

(sd diet 深入指引 將於其他篇討論)

回到此國際人才培訓班的感想,的確給了醫事人員(我)提供了政策執行上初步的想法以及概念,但可能聽眾缺乏的是真正在政策面有實際影響的執行者(我的長官)。感覺目前台灣從2015年的推廣自今,似乎重視在給予其他不同領域的衝擊以及同時了解台灣在外交上所做的努力。

以這次課程,幾個有關營養的重點來說:

  1. 到非洲人吃蟲子避免 Kwashiorkor(之前也是有教授提出這是sustainable 的蛋白質來源之一)。
  2. 用營養教育做外交在索羅門的經驗(招募的營養志工去做食農教育)等。
  3. 從傳染性非傳染性的疾病角度營養介入的程度不同,是要以均衡飲食抑或是以現有食材去做營養均衡(套一句好朋友說的:在一個平均壽命不到五十的國家,如果他都快餓死了,你還在叫他戒糖做什麼!)
  4. 英國有很多organisation 互助,像是到你家教怎麼種home grown food。台灣也有,像是NGO荒野保護協會竟然也有在做餐桌上的教育是一種sustainable diet的推廣(但可能少提到蛋白質的運用,而是著重在剩食及製作上)。

營養師的確許多可以做的,這次幸運也遇到NGO動保協會的 Lisa , 能有機會講動物營養(期許未來能有有效系統將剩食再利用重新營養調配分配的,減少飼料不足以及兼顧環保)。也期待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聯絡,做永續飲食的推廣(也期待我們推出自己的toolkit)。

Published inStudySustainable diet